沃尔沃 100 亿刷新技能点,开启电动汽车游戏新关卡

如果把任何行业都当做一场游戏的话,那么过年,一定是「打怪升级」的最佳时节。

你看,2022 年春节过去开始复工,我们突然发现电动汽车这场游戏,变得宏大许多。

这种宏大,并非是指市场规模又有了怎样的增长,也非又有多少家车企发出了电动化转型的豪言。

而是:大家技术升级和竞争的战火开始向更上游和更底层的环节蔓延,汽车这个「机器」层面的竞争已不过瘾,工厂工艺这些「制造机器的机器」,才是决定战争走向的核心布局。

就在今天,沃尔沃汽车宣布将在未来几年投资 100 亿瑞典克朗(约 70 亿人民币)在其位于瑞典的 Torslanda 制造工厂,为生产下一代全电动汽车做准备。

,时长02:38

(大家可以先看看视频了解一下)

而这当中最具革命性的变化,就是他们引入的大型铝制车身部件铸造工艺。

《超级充电站》在最近得到了专访沃尔沃车辆平台架构负责人 Dr. Mikael Fermér 的机会,让我们一起来聊聊为什么这项生产技术被视为是「汽车生产的一场革命」。

什么是一体式铸造

参观过传统汽车工厂的人一定都能对四大车间的名字倒背如流,冲压、焊接,这两个工序当中,会把多个零散的车身配件组装成为车体中更大的一部分。

而一体式铸造,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在部分大型车身组件上,直接使用压铸工艺将上述两步合二为一,可以将几十个乃至几百个部件直接生产成为一个部件。

与传统生产流程相比,不仅生产流程极度简化,生产节拍加快,更重要的是单个部件的重量、强度的关键性能指标也能得到优化。

具体的铸造过程,其实只是打通汽车生产上下游的一个关节,一体式铸造工艺的引入,将对上游车身材料使用和下游零部件运输物流等环节都产生利好影响,不仅节省成本,也减少了之前这些环节中对环境产生的影响。

与当前很多厂商仅仅通过较小体积的车身部件和较低吨位的压铸机试水这一工艺不同,Dr. Mikael Fermér 介绍到,沃尔沃从一开始就会选择使用 8000 吨级的压铸机(这也是业界目前规划使用最高吨位的压铸机之一),并且选择首先将一体化铸造应用在车身后部的底盘位置,决心不可谓不大。

Dr. Mikael Fermér 向我们解释了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一方面,车身后部的底盘集成了电机、悬架等大量部件,通过一体化铸造,可以一次性取代 100 个左右的钢部件;另一方面,在这里率先运用一体式铸造,也能建立一个比较好的商业案例。

在之前,我们已经知道了一体式铸造会让一辆现成的汽车变得更好,但我们不知道的是,一体式铸造更大的意义,在于会让一辆现在还不存在的汽车变得更好。

一场生产革命

回到开头的问题,站在 2022 年,似乎所有消费者对于「更好的电动汽车」的需求已经更加明晰,他们希望有更长的续航里程、更快的充电速度、更舒适的乘坐体验和更低的购置成本

沃尔沃也曾经向我们描述过这样的「下一代全电动汽车」,而这样的汽车,靠一体式铸造,可以更好地实现。

Dr. Mikael Fermér 向我们介绍了一体式铸造在沃尔沃车辆开发环节中的重要作用

首先,一体式铸造最直接的价值就是可以降低车身重量,而对于电动车的续航来说,往往是一分轻一分长,这对于续航来说会更为友好。

其次,一体式铸造有助于进一步整合车体中结构复杂、体积较大的部件,通过工艺进步可以加速这些系统的整合,可以让车辆的座椅更低、车顶更低、车身横截面积更小,这不仅可以降低空气阻力、优化能源效率,同时也能提供更好的驾乘体验。

再次,一体式铸造减少了制造过程的复杂性,使得沃尔沃设计人员能够更好地对载客区和载货区进行优化设计,从而提高汽车的整体多功能性。

在传统的汽车平台中,「它的规格和规模已经定下来了,因此后期如果再进行修改的话非常复杂,基本上相当于重建。」

「但是有了一体化铸造,可以快速适应新的技术,比如说有新的电动汽车的电机、电池,有一些新的存储系统出现之后,有了一体化铸造,就更快更容易进行重新设计。

Dr. Mikael Fermér 认为,一体式铸造是一项对于想要创新生产下一代电动汽车的厂家极为友好的技术,「关于电动汽车后续肯定会有更多的创新,或者新的动向,但是我们现在还不太确定到底会发生什么,所以最好能从一开始就保持这样的灵活性。」

而当前用户对于一体式铸造的质疑更多集中在可维修性和维修成本上,Dr. Mikael Fermér 表示,从保险成本来看,其实一体式铸造和传统工艺流程基本处于同一水平,而一体式铸造的车身部件,如果受损,依然也可以通过传统焊接工艺进行维修,甚至,还可以继续通过一体式铸造的技术手段,来进行更大规模的车身维修。

论持久战

Dr. Mikael Fermér 大过年还不忘给我们算算账,一体式铸造是一项长期优势更为明显的产业投入

关于这项技术,业界的共识在于它能够显著降低生产成本,以底盘这一大型部件为例,铝制一体化底盘相比钢结构底盘,制造成本有了显著下降。

但投产一体式铸造工艺,也意味着要对工厂、设备的一轮巨额投资,成本不菲,这也是一些厂商处于观望的原因。

而 Dr. Mikael Fermér 表示,成本当中更为重要的是投资成本,一体式铸造的投入完成之后,可以在设计、模具等方面节省大量费用,对于沃尔沃这种即将全力投入电动化、投入新平台的厂商来说,无疑可以「进一步降低长期的投资成本」

而生产的创新最终也会以创新型的车辆当作上交给消费者的答卷,「一体式铸造确保我们一直给市场提供更好的产品,也能够更快去适应客户的需求和新诞生的技术,从而保证我们一直向市场提供更具有吸引力的产品。」

Torslanda 工厂的升级只是沃尔沃生产工艺进化的一个缩影,一体式铸造将在 2025 年做好准备,并应用在最新的纯电车型上

这项技术,会随着这些新平台、新车型逐步普及到沃尔沃遍布全球的生产体系,包括位于中国的先进工厂。

以一体式铸造为代表的生产技术创新,会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引发越来越高的关注,因为这是推动新一代电动汽车成型的正向出发点。

单体的技术创新可能会为造好一辆新车做好准备,而工艺创新,在为造好一代新车做好准备。

沃尔沃,显然已经,早早做好了准备。

-END-

原创文章,作者:常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ydao.com/6012.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