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牌的城市 NOH 元年,从告别高精地图开始

#激光雷达上车元年到了吗#?

熟悉微博玩法儿的同学可能一眼就能认出,这是一条微博话题。

一周前,魏牌汽车副总经理乔心昱发布了一条带着这个话题的微博,引发了汽车业界的热议,目前该话题下的阅读量已超 1 亿。

他表示,「我们不能以生命代价挑战花式营销」,「不是装了激光雷达,就是真上车,而是要真的实现城市辅助驾驶,这才是大学水准」。

从这个角度出发,他认为「业内盛传的 2022 激光雷达上车元年,目前看并未到来」。

但属于魏牌的「真激光雷达上车元年」却已经来了。

成都车展上,魏牌正式发布了率先落地应用城市 NOH,即城市智慧领航辅助驾驶系统的车型,摩卡 DHT-PHEV 激光雷达版,而我们「超级充电站」也提前得到了对话魏牌和毫末智行高层的机会,对这套系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开条新路

这周一,长城汽车总裁穆峰在公开场合表示,「新能源浪潮之下,中国汽车企业迎来百年未有之机遇」,其中,「核心技术是攻坚致胜的重要砝码」,「与其被动变革,不如自我革命」

长城汽车自我革命的方法就是加码研发,2021 年长城汽车研发投入近 100 亿元。

高额的投入当然是为了能在新能源浪潮中踩稳技术领先的冲浪板,而魏牌作为长城汽车旗下的豪华排头兵,自然能享受到最新的科研成果,比如这套由毫末智行开发的城市 NOH 系统。

魏牌说,这套城市 NOH 拥有很多个「首个」。

比如,这是中国首个实现量产的城市 NOH 系统。

比如,这是一条行业首创、中国独有的「重感知」技术路线。

又比如,这是首个搭载第三代高通骁龙 Ride 平台的系统,实现了当前 360TOPS 的最强单板算力。

还比如,其背后还有国内首个自动驾驶数据智能体系 MANA 的支持。

这当中,最吸引我们注意力的,当属「重感知」路线。

众所周知,之前业界的城市驾驶辅助系统分为两大流派,一个是以特斯拉为代表的「纯视觉」路线,另一个则是更多国内厂商使用的「激光雷达等多传感器融合 + 高精地图」路线。

而魏牌所说的「重感知」,则走了一条不依靠高精地图,更注重「多传感器融合」的新路。

和高精地图说拜拜

在目前的城市 NOH 实现上,不依赖高精地图有两个好处,一是能直接避开高精地图带来的政策审批局限性,使得方案能快速落地更多城市;二是能直接减去高精地图带来的成本。

但去掉高精地图的支持,车辆自身对于环境的感知就承担起了更大的职责,这也是毫末城市 NOH 宣称「重感知」的原因。

关于这套系统是如何「重感知」的,毫末智行技术总监潘兴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细节。

先说硬件。

既然是「重感知」,那么从字面意思也可以看出感知传感器的重要性。

为了获得更精准的车周环境感知模型,毫末城市 NOH 搭载了 2 颗 125 线激光雷达,5 颗毫米波雷达,12 颗超声波雷达,以及 12 颗高清摄像头,共 31 个传感器。

支撑这些感知传感器的,则是毫末最新的自动驾驶域控制器「小魔盒 3.0」。

三个月前,毫末智行 CEO 顾维灏在高通骁龙之夜是这样介绍它的:小魔盒 3.0 搭载了高通骁龙 Ride 平台,算力 360TOPS,搭配 144MB 的高速缓存,其 CPU 计算能力达到了 200K+ DMIPS。

而说到高通,智能汽车时代,这位芯片巨头的转型动作不可谓不快,智能座舱这头,8155 芯片一战封神,「谁用谁流畅」的效果,几乎让消费者建立起了「有 8155 就有好车机」的心智;智能驾驶这边,高通以骁龙 Ride 平台入局大算力自动驾驶芯片,就一下子把单个芯片的算力上限拉到了 360TOPS。

算力是算法实现的根基。基于高通骁龙 Ride 平台的小魔盒 3.0 加上自动驾驶数据智能体系 MANA 雪湖的支持,毫末说,「摩卡 DHT-PHEV 激光雷达版将是中国首个可实现城市红绿灯识别通行、路口自动转弯控制功能的车型」。

实际上,毫末城市 NOH 瞄准的是十大经典城市场景。

毫末自己给出了一组能力概述:「路口通过率 70%,变道成功率 90%,交通流处理能力 4 级」。

根据魏牌和毫末智行的规划,摩卡 DHT-PHEV 激光雷达版的城市 NOH 首期将先上线北京和保定两个城市,到今年底覆盖超 10 城,未来快速覆盖超 100 城。

而毫末也给出了他们乘用车智能驾驶产品 HPilot 的路线图。今年二季度推出以城市 NOH 为核心的 HPilot3.0,2023 年推出以全场景 NOH 为核心的 HPilot3.5,2024 年则是支持 HSD 的 HPilot4.0。

一些细节

比较可惜的是,这次我们并没能实车体验到这套城市 NOH 的功力。

好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们正好能有更多时间来深挖一些我们感兴趣的问题。

一个是激光雷达的布局抉择。

摩卡 DHT-PHEV 激光雷达版采用了车头前保险杠的布局,激光雷达在小事故中受损的问题也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对此,毫末的潘兴认为,这其实是个取舍的问题,激光雷达顶置方案虽然更不易受损,但激光雷达天生有垂直 FOV 视场窄的问题,这种方案必然会限制激光雷达对近处的感知;同样的,前置方案相对容易受到磕碰,但在感知范围上有更大优势。

魏牌这边,乔心昱表示他们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并有在思考相应的方案。比如,基于这套城市 NOH 的稳定表现,他们想和保险公司共同探讨一个关于激光雷达受损理赔的方案,以减轻用户的压力。

另一个则是毫末城市 NOH 的落地速度。

我之前有个小小的疑惑,既然这套方案去掉了高精地图的限制,走的是「重感知,轻地图」路线,为何不是直接铺开 100 座城市?

对此,潘兴解释道,毫末城市 NOH 不用高精地图,但仍然是需要依靠地图的,他们使用的是在标准 SD 地图上添加部分额外数据的方式。

只不过,这种方式的工作量相比较高精地图还是轻了很多,毫末城市 NOH 支持的城市越多,这项工作也将变得更迅捷。

回归到魏牌摩卡 DHT-PHEV 激光雷达版这款新车上,我认为,在 2022 年下半年这个时间节点,新势力头部基本都将推出相应的产品,除非拥有真正的压倒性优势,否则城市 NOH 并不足以作为一款车型大卖的关键性因素。

这款新车目前能看到的优势,一方面是率先落地,成为中国首款量产搭载城市 NOH 的车型;另一方面则是扩张速度,少了高精地图的钳制,相信它铺开的速度会是最快的。

至于最最核心的城市道路表现,没有体验就没有发言权,至少我们不敢妄下评断。

所以,@魏牌&毫末,有 get 到我的潜台词吗?赶紧来波实测吧。

对此,我司一向是最积极的,毕竟首发永不缺席。

原创文章,作者:超级充电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ydao.com/9544.html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